转眼就快到三十岁了,临近这个坎人就莫名地变焦虑。

这半年在两个答辩、面试中受到挫败,使我陷入空前的自我怀疑中——我为什么这么失败?这种自我怀疑让我无心工作,消极懈怠。然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我在公司和社区中都被人以「大佬」「大神」称呼,一开始我多番辞谢,后来也拦不住了。这种不对等让我陷入了很大的矛盾之中,心态有了些许变化。

五月份参加了一次Python Meetup的演讲,结果喜闻乐见地翻车了。幸好组织者至今也没有要把录像放出来的迹象,否则放出来了我也是不敢看的。

紧接着又接受了一次播客录制的邀约,是我一直关注的「捕蛇者说」。还是挺有收获,主要是和laike9m, TP, Manjusaka他们熟络了起来,如果今年PyCon会在线下举办,不是不可以去上海面基一波,嘿嘿。

Django的水友群中人生头一回地做了直播,但内容难度的平衡和节目趣味性还在艰难地探索中。新手菜鸟的入门帮助一直是个头疼的问题,也不是那么容易。人往高处走,我也不能满足于在群里当大佬,计算机的基础知识仍然是欠缺的,UNP, AUP也不知什么时候能读完。

近些年很多事情都悄悄地变了,原先是跟着别人学习的小弟,现在渐渐成为有经验的老人。看着年轻的后浪们,有了韶华不可追的感觉。如果我年轻时能好好利用时间,不至于到现在,不如很多比我年龄小的人。「90后」原来是后浪的代名词,现在我却有了「晚了」「来不及了」的心情,Oh, shit! 都怪这个社会贩卖的焦虑。

还好房子也有了,女儿也很可爱。闺女的生日和我也就隔几天,现在是越来越有自我意识了,不是很好搞定:(,但我每天仍然最期待看到她。

生日快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