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西游记》中有趣的细节(上)

重新认识孙悟空

从很小起就被各种西游的影视作品、文学作品所浸染,近来西游记更成了最大的 IP,各种电影层出不穷。86 版《西游记》的导演杨洁也于今年逝世,这部电视剧无疑是非常优秀的,许多人对于西游记的故事、师徒四人的印象都来自于此。但,还有更多的细节,是藏在原著中的,我们未必熟悉。

孙悟空的转变

在小说的前十回,孙悟空桀骜不驯,「天要压我,我劈开这天,地要压我,我踏碎这地。」(《悟空传》语),唯独对授业恩师才客气点。《悟空传》便是拓写了这段这期的孙悟空,把它塑造成反抗权威,孤胆奋战的英雄,看的人中二之魂熊熊燃烧。其实,孙悟空一直都想进「体制内」,它大闹天宫的基本诉求,是想在天庭做一个大官。而天庭一开始给他个弼马温,后来终于承认「齐天大圣」的合法性了,却是个无实权的虚职,于是他就不乐意了。这也解释了为何他在观音告知他有赎罪成佛的机会时,他欣然而往,对唐僧毕恭毕敬,一点也不像当年那个妖猴之王。

而吴承恩,更是借着孙悟空之口,阐述了一些佛法和禅意,硬是给唐僧当了几回老师。比如:

{% blockquote 第八十五回, 心猿妒木母 魔主计吞禅%} 正欢喜处,忽见一座高山阻路。唐僧勒马道:「徒弟们,你看这面前山势崔巍,切须仔细!」行者笑道:「放心,放心!保你无事!」三藏道:「休言无事。我看那山峰挺立,远远的有些凶气,暴云飞出,渐觉惊惶,满身麻木,神思不安。」行者笑道:「你把乌巢禅师的《多心经》早已忘了?」三藏道:「我记得。」行者道:「你虽记得,这有四句颂子,你却忘了哩。」三藏道:「那四句?」行者道——

佛在灵山莫远求,灵山只在汝心头。人人有个灵山塔,好向灵山塔下修。

三藏道:「徒弟,我岂不知?若依此四句,千经万典,也只是修心。」行者道:「不消说了。心净孤明独照,心存万境皆清。差错些儿成惰懈,千年万载不成功。但要一片志诚,雷音只在跟下。似你这般恐惧惊惶,神思不安,大道远矣,雷音亦远矣。且莫胡疑,随我去。」那长老闻言,心神顿爽,万虑皆休。 {% endblockquote %}

心中无挂碍,妖邪只等闲。孙悟空的「佛性」,俨然要比唐僧高。

孙悟空的战斗力

「猴哥,猴哥,你真了不得」,猴哥到底有多了不得?其实,从降生之初,到大闹天宫,也就是五百年光景,就算他天赋异禀,由灵气孕育而生,这个道行,放在妖怪中还行,放到仙班一比较,就泯然众人了。你看玉皇大帝:「他自幼修持,苦历过一千七百五十劫。每劫该十二万九千六百年。」我数学不好,谁来算算他多少岁?怕不是三叠纪人士吧?太上老君也同样,在取经途中,「不小心」放走个小童坐骑,带上两件宝物,就能让孙悟空束手无策,老君实力深不可测。

还有那些有背景的妖怪:黄风怪,偷个灯油喝,吹风吹得猴子不能自理。黄袍怪,资深天仙,只能杀他儿子泄愤。无背景的草根呢?红孩儿,是让孙悟空最狼狈的,他爹牛魔王更不得了,孙悟空请出了全书最强阵容来制服这位曾经的兄弟:四大金刚、金头揭谛、六甲六丁、护教伽蓝与过往众神。牵牛的是哪吒三太子,拿镜的是托塔李天王 ,大师兄执着芭蕉扇,二师兄并土地随后,其余的都是护卫神兵。

万恶之灵九头虫,观之可怖,费了老大劲,由孙悟空、猪八戒、二郎神联手击败。要说大 BOSS,还属九灵元圣:

{% blockquote 第九十回, 师狮授受同归一 盗道缠禅静九灵%} 你看他身无披挂,手不拈兵,大踏步走到前边,只闻得孙行者吆喝哩。他就大开了洞门,不答话,径奔行者。行者使铁棒当头支住,沙僧轮宝杖就打。那老妖把头摇一摇,左右八个头,一齐张开口,把行者、沙僧轻轻的又衔于洞内。 {% endblockquote %}

这是怎样的实力,轻松秒杀?不愧是太乙天尊的坐骑。

除了妖怪外,还有一个狠角色,那便是五庄观的镇元大仙。孙悟空打坏他家果树,偷奸耍滑想一走了之,被一招「袖里乾坤」治得只好去求人医树,他走了三处地方,蓬莱仙岛、东方朔、南海观音,三处仙人都提到镇元子是「地仙之祖」,都说惹不起。福禄寿三星说道:「那镇元子乃地仙之祖,我等乃神仙之宗。你虽得了天仙,还是太乙散数,未入真流,你怎么脱得他手?」最后孙悟空和他行八拜之交,真是抱了个大腿。

哀哉孙悟空神通广大,还只是个「太乙散仙」,大抵不是科班出身,无法融入修仙学术界。你以为他真的让天庭诸神无奈他何?天庭只是低估了他,只把它当平常作乱的妖物处理。其实他是个得了仙道的妖。

影帝孙悟空

其实孙悟空的本事,从来不在硬桥硬马,而在于他的机灵巧变,坑蒙拐骗。他耍滑的本领,绝对无人能敌。如标题,他最擅长就是变作他人模样,做些偷偷摸摸的事。我认为前半部最精彩的章节,莫过于平顶山和金角银角斗法一段,有来有回,跌宕起伏,甚是精彩。

他先是变了个大葫芦,骗了妖怪的真葫芦和净瓶。又打死巴山虎与倚海龙,变作他俩模样,去请老奶奶。为了骗老奶奶,一身傲骨的孙悟空愣是磕了好几个头,可以说相当敬业。再把老奶奶与老轿的都打死,变成老奶奶,赚到幌金绳,回到平顶山。一连串令人窒息的操作!

可惜孙悟空没看过宝物的使用说明,被幌金绳制服,三样宝物又回到妖怪手里。读者都大呼可惜,但他还有后招:

{% blockquote 第三十四回, 魔王巧算困心猿 大圣腾那骗宝贝%} 那大圣口里与八戒说话,眼里却抹着那些妖怪。见他在里边吃酒,有几个小妖拿盘拿盏,执壶酾酒,不住的两头乱跑,关防的略松了些儿。他见面前无人,就弄神通,顺出棒来,吹口仙气,叫:「变!」即变做一个纯钢的锉儿,扳过那颈项的圈子,三五锉,锉做两段;扳开锉口,脱将出来,拔了一根毫毛,叫变做一个假身,拴在那里,真身却幌一幌,变做个小妖,立在旁边。八戒又在梁上喊道:「不好了,不好了!拴的是假货,吊的是正身!」老魔停杯便问:「那猪八戒吆喝的是什么?」行者已变做小妖,上前道:「猪八戒撺道孙行者教变化走了罢,他不肯走,在那里吆喝哩。」二魔道:「还说猪八戒老实,原来这等不老实!该打二十多嘴棍!」 {% endblockquote %}

演!接着演!

{% blockquote 第三十四回, 魔王巧算困心猿 大圣腾那骗宝贝%} 行者仍站在跟前,要偷他宝贝,真个甚有见识:走上厅,对那怪扯个腿子道:「大王,你看那孙行者拴在柱上,左右爬蹉,磨坏那根金绳,得一根粗壮些的绳子换将下来才好。」老魔道:「说得是。」即将腰间的狮蛮带解下,递与行者。行者接了带,把假妆的行者拴住,换下那条绳子,一窝儿窝儿笼在袖内,又拔一根毫毛,吹口仙气,变作一根假幌金绳,双手送与那怪。那怪只因贪酒,那曾细看,就便收下。这个是大圣腾那弄本事,毫毛又换幌金绳。 {% endblockquote %}

形势就逆转了,而孙悟空眼花缭乱的操作之时,其他西游众呢?完全就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。演戏,必须人情练达,深入生活,能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。孙悟空艺成之后,曾遍游四大部洲,这种本事,大概是那时练就的吧。

最后编辑于
知识共享协议
本作品采用CC-BY-SA许可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