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月夏至

七岁的那一年,抓住那只蝉,以为能抓住夏天

阿信 如烟

对于六月的好感,从小时候起,就根植在我的记忆里。

暑假就要来了,虽然已经告别学生时代多年,这个时节依然令我躁动。就像一周之中,最喜欢周五的晚上,它不同于周六的尽情狂欢,那是一种对于周末的未知与兴奋。六月,端午节可以放半天假到外婆家吃几枚粽子,中考可以放四天假,高考完可以去网吧包夜,期末考试完可以享受整整两个月的暑假。空气中弥漫的是西瓜的香,知了的聒躁,和七里香的旋律:「窗外的麻雀,在电线杆上多嘴,你说这一句,很有夏天的感觉」。

我的家乡是一个江西南部的小县城,端午节前后这段日子,老人称作「龙舟水」,雷鸣电闪,大雨瓢泼,路上积水是少不了的。于是我经常淌着浅至脚踝,深过膝盖的积水前行,伞是不太顶用的。与好友约好大战魔兽,涉水一路到网吧,辛酸又艰难,竟也有些快乐。

外面大汗淋漓,回到家全家都缩进空调屋里,边吃着饭,边回顾着《我爱我家》,那时候的电视剧,朴素又温馨,实足的包袱让我们不时发出阵阵笑声。

这三个片段平实无奇,却构成了我对六月,对夏天的独特记忆。

最后编辑于
知识共享协议
本作品采用CC-BY-SA许可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