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: 随笔

Meetup首秀,Live coding翻车

随笔

由于疫情的关系,今年的Python Meetup得以在线上举行,我也头一回报名了演讲。视频录像: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BV1KT4y1J7PUSlides地址:https://slides.fming.dev/pep582Live coding仓库地址:https://github.com/frostming/package-manager-demo现在开始

写在30岁生日之前

随笔

转眼就快到三十岁了,临近这个坎人就莫名地变焦虑。

不想写的 2019 总结

随笔

2019即将画上句号,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写个总结。因为别人写总结都是获得了很大的收获,或是有很丰富的体验。而我不然,原来的小确幸已消磨殆尽,这一年只剩迁延时日。编程有很多技术,没用过不算真正学会,今年算是真正掌握了Django这个框架。原来我一直是Flask党的,会用Django(特别是DRF)以后发现这个框架也有Flask不具有的优势1,很喜欢那种不用思考框架以外的事情的风格。以后做Web,会多一

使用双拼输入法一周回顾

随笔

最近这周我一直都在用双拼作为中文输入法,没用过一次五笔。总的来说挺顺手,除了有时会误打五笔或全拼,还挺好的,速度还上不去罢了。当我脱离了使用二十年的五笔,再回头看,可以发现之前从来没意识到的问题。使用拼音类输入法,最大的好处,是海量词库加持。用拼音输入法,不是键位简单了,事实上双拼有那么多方案,其实都差不多,全都是依赖强大的词库。但用五笔,根本无法利用到大数据加持的庞大词库。这导致了即便是大厂的五

第一次成为网红

随笔

最近发生了两件事情。第一件,我正式成功Pipenv的官方维护者之一。2018我才开始涉足开源,Github上截止现在有394个commit,也算是对我这些贡献的一个回报吧。还是有点小满足了虚荣心的。第二件,我在推特上发了一个关于Python 3 f-string vs format vs %的性能比较。这是两天内推文的动态:我有点惊呆了,因为我在微博上从来没有到达过这个热度,而这个推特账号是今年才

五笔已经落伍了吗?

随笔

有很多次,小伙伴到我的工位上帮忙解决问题,都会惊讶地问:「你用的是五笔啊!」这时我是自豪夹带着窘迫的复杂心理。自豪的是现在还在用五笔打字的应该很少了吧,窘迫的是这样小伙伴就不方便用我的键盘了。因为知乎上的一篇回答:五笔输入法落伍了吗?最终会消亡吗?,让我想写点关于五笔的故事。学习五笔,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是很时髦的事情,现在大多会五笔的,都是直接或间接受了那个时代的影响。有一阵,城里的上班族流行去

西方的侠

随笔

百万字的《基督山伯爵》,终于读完了,作者以其高超的叙事技巧,将一个庞大架构的故事,讲得引人入胜。基督山伯爵的高超的智慧,缜密的思维和其独特的人格魅力,深深地映在我脑中,不能释怀。在我看来,基督山伯爵就像武侠小说中的一位大侠。同样是剧作者出身的大仲马,同样的以真实历史为背景,让我不禁把这部小说与金庸的武侠相比较。主人公初时身陷囹圄,却机缘巧合受到高人指点,得到一身绝学。恩怨分明,赏罚决断,隐忍刚毅,

随想

随笔

每天白天都被工作撑得很满。晚上回家还得Coursera,一天就这么过去了。Python还是codecademy学的,现在又在自学Machine Learning。没办法,Python看似很火,实则快过气了,都靠AI在撑着。我看着旁边才入门的Golang,琢磨着自己为啥非要削尖了脑袋往码农这靠。一定要坚持学习,坚持提升自己。都没时间刷知乎了[破涕为笑]。也想过尝试不同的工作,尝试新鲜的事情。自从美国

浮生三藩

随笔

1来美帝村里呆了一周,这个周末终于决定进趟城。开车的高队是个新司机,但我们都非常相信他。在村里通勤时,公路都特别宽敞,坡度很小,车少人少。去程果然也比较顺遂,一个多小时就到了目的地。找地停车是个问题,我们搜索着路边一切 P 的标志,但一开始怎么也找不到。后面知道那个蓝底白P的标志是三藩的路边停车位,每个车位旁都有一个桩,可以自助支付。但我觉得,一切不能用「扫二维码」解决的都不能算自助服务。绕了一圈

概率也会欺骗你

随笔

有一道包含四个选项的单选题,你发现你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。在不考虑「三短一长选一长」「遇到不会就选 C」的玄学答题法时,你有一个机会去掉一个错误选项,然后就只能随机瞎选。请问这时你选到正确答案的概率是多少?老师,这道题我会答,是 1/3!恭喜你答对了!没去掉错误选项时,答对概率是 1/4,去掉就只剩三个选项了,所以是 1/3。规则变一下,你先在四个选项中选一个,然后老师在剩下的三个选项中去掉一个错误

《西游记》中有趣的细节(中)

随笔

唐僧其人 说完了孙悟空,来说说其他三人。玄奘法师跋山涉水不畏艰险取得真经,是个了不起的人物。然而纵观全书,他给我的印象,不是一个英雄,更像一个普通人,和我们一样,有懦弱,有犹豫,有恐惧的普通人。

《西游记》中有趣的细节(上)

随笔

从很小起就被各种西游的影视作品、文学作品所浸染,近来西游记更成了最大的 IP,各种电影层出不穷。86 版《西游记》的导演杨洁也于今年逝世,这部电视剧无疑是非常优秀的,许多人对于西游记的故事、师徒四人的印象都来自于此。但,还有更多的细节,是藏在原著中的,我们未必熟悉。

2017年初杂记

随笔

2016 年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去了,犹记得年初时豪情壮志,要去拍星空,要把看过的电影书籍一一记录下来,最后都流产了,真是懒癌 + 拖延症晚期了。 买相机也有两年了,快门数将将到一万,却始终没有拍到让自己满意的,得意的作品。年初也去了趟珠海,出的片却差强人意。圆明新园的题材是我喜欢的,当天天气也非常作美,整个画面的色彩,氛围都非常到位,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没有对上焦。由此获得的教训是,按下快门前,一定要检查相片各状态都到达了最佳。

历史惊人的重合

随笔

刘老三生于楚国沛县,父亲名唤刘太公,仗义游侠,老不正经。却得张良萧何辅佐,兼有韩信,以三尺剑得天下。儿子谥惠帝,毫无存在感,由北方代地的王子(文帝)继位,之后有景帝休养生息,重孙武帝大开大阖。朱重八生于濠州凤阳,祖籍沛县,父亲名作朱五四,布衣和尚,街头乞食。文有刘温李善长,武有徐达常遇春,以布衣得大宝。儿子谥惠帝,年幼无威信,由北方燕地的王子(成祖)继位,之后仁宗与民休息,重孙宣宗最像朱棣(可惜不

学习的快感

随笔

最近两周在写一个 web application,有了之前捣鼓个人博客的经验,又狠狠地提升了一次自己的前端技能。于是我居然从对前端一无所知到现在能写一写 javascript 脚本了。自己找第三方库,看文档,Google,解决碰到一个一个坑,所有遇到的难题都找到了相当完美的解决方案。看着自己从零一点一点拼起来的应用调通运行,成就感真是无与伦比。这种沉浸的体验,不是经常能遇到的。我一般不轻易开始一件

六月夏至

随笔

七岁的那一年,抓住那只蝉,以为能抓住夏天阿信如烟对于六月的好感,从小时候起,就根植在我的记忆里。暑假就要来了,虽然已经告别学生时代多年,这个时节依然令我躁动。就像一周之中,最喜欢周五的晚上,它不同于周六的尽情狂欢,那是一种对于周末的未知与兴奋。六月,端午节可以放半天假到外婆家吃几枚粽子,中考可以放四天假,高考完可以去网吧包夜,期末考试完可以享受整整两个月的暑假。空气中弥漫的是西瓜的香,知了的聒躁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