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方的侠

《基督山伯爵》读后感

百万字的《基督山伯爵》,终于读完了,作者以其高超的叙事技巧,将一个庞大架构的故事,讲得引人入胜。基督山伯爵的高超的智慧,缜密的思维和其独特的人格魅力,深深地映在我脑中,不能释怀。

在我看来,基督山伯爵就像武侠小说中的一位大侠。同样是剧作者出身的大仲马,同样的以真实历史为背景,让我不禁把这部小说与金庸的武侠相比较。主人公初时身陷囹圄,却机缘巧合受到高人指点,得到一身绝学。恩怨分明,赏罚决断,隐忍刚毅,智慧高绝。他初时隐忍,一朝崛起,就卷起风雷,就像郭襄生日那天的神雕大侠,受万人瞩目,把昔日仇敌,那些曾经践踏过他的人,一个个都踩在脚下,着实大快人心。

在最开始,埃德蒙‧唐戴斯就是这么一位天真的人,直到狱中的神甫为他点明这一些,点明他遭此厄运的原因,让他领悟这黑暗的世界。从此之后,他的任督二脉就被打通了,练就了一双在黑暗中视物的火眼金睛,此后将无往不利。他制定周密的计划,每一个点都精确无比,不早不晚,就在敌人最薄弱的地方出击。他又不动声色,隐身于黑暗中,谈笑间卷起惊涛骇浪。他其实什么也没做,只是挑起了敌人的罪恶之魂,让他们自我毁灭,简直是杀人不见血的典范。每一出报复,都精致地像个艺术品,自己却挥一挥衣袖,不沾一滴血,潇洒又狠决。然而他也不是一尊石佛,他也会流露感情:他做完好事,虚荣地要求别人记住自己;他面对昔日爱人,痛苦地决定牺牲自己和一切计划;面对复仇,他又怀疑自己是否正确。

这样一个主人公,没法不让人仰慕倾心。他俨然一个遗世大侠,黑色披风,孤傲绝立。写到这,我又联想起另一个角色来——V,于是把他作为头图。

PS:推荐译林出版周克希译本,既不过度中化显得违和,又保留了中文那独特的语言的力量,大师译作。

最后编辑于
知识共享协议
本作品采用CC-BY-SA许可.